当前位置 : 无极新闻网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人妻少妇乳峰乱颤娇喘连连/游泳教练

编辑:asas 2021-01-06 15:50


 

摔了几千英里后,我虚弱地在小娜爬了很长时间。等到那条强壮的蟒蛇慢慢软了下来,这才像一个瘪了的球一样小娜向后滚了下来。

 

我仰面朝天,气喘吁吁。

 

小娜用手摸了摸我的胸部,重重地吸了一口气。“爸爸,刚才真的太舒服了。你的东西真的很棒。光是外面的摩擦就让人高潮一次又一次。如果你进来,你不能让我直接晕过去。”

 

我抓住小娜光滑洁白的乳房,刺激着肿胀坚硬的草莓,摇摇头说,“小娜,不管怎样,我是你的岳父,你是我的儿媳妇,我们之间有我的儿子。如果我和你做爱,我儿子会怎么做?”

 

“爸爸,你真是老封建了!”

 

小娜撅着嘴,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胸部,这让我非常兴奋。

 

我说,“有时间时最好是封建的,但你不会做任何违背道德的事。”

 

小娜不满地说:“什么伦理,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而你只是把这个大家伙磨在人家的洞里,难道不等于实际上戳进了身体吗?”

 

我解释道,“这在哪里会一样?我们只是在身体表面摩擦,而不是进入你的身体。这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。”

 

小娜噘起嘴唇,试图反驳。我害怕被她说服,忘记了我们的关系。她迅速爬起来说,“小娜,你应该快点洗澡。我在你下面还吐出了一些东西。如果它流入并导致怀孕,它就会有麻烦。”

 

随着一声尖叫,小娜恢复了健康,赤裸着从床上跳了起来。

 

看着小娜扭动着充满晶莹液体的臀部走向门口,我想起了刚才小娜私处被疯狂摩擦的画面。

 

这个场景太梦幻了,让我觉得有点不真实。

 

我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,脸上的痛苦让我知道这不是梦,而是我们儿媳妇的真实遭遇。

 

因为有孩子睡在隔壁,小娜午夜后没有和我一起过夜。

 

有了儿媳妇帮我发泄,我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二十岁。早上,我也欢迎久违的晨风。

 

昨晚的战斗让我对汗水和粘稠不满意。

 

我来到浴室洗我身上的汗渍。当我看到小娜紧身三角裤出现在脏衣服卢上时,我又一次想起了昨晚把小娜压在我身上做她疯狂工作的画面。

 

我全神贯注,我的毛毛虫不由自主地醒来,变成了一条凶猛的蟒蛇。正当我拿着小娜的内裤发泄的时候,浴室里传来敲门声:“爸爸,我急着要小便。请快开门,让我去厕所。”

 

小娜的声音吓了我一跳。此刻,我正在洗澡,手里拿着小娜的内衣。虽然那是昨晚发生的,但如果小娜看到这一幕,我还是会觉得很尴尬。

 

我担心我的儿媳妇会突然进来,看到我尴尬的处境,我把内裤扔到脏衣服里,对着门喊道,“小娜,等一下,我马上就洗完。”

 

小娜在外面焦急地喊道,“爸爸,我要屏住呼吸了。让我快点进去。”

 

我的儿媳妇已经生了一个孩子,她的排尿能力没有以前那么强了。由于担心她会尿失禁,我迅速用浴巾裹住自己,来到门口打开浴室门。

 

小娜尿得通红。当他看到浴室门开着时,他冲进来不理我。他脱下内衣,坐在马桶上。

 

听着一股水流从马桶里流出来,我有点吃惊,回想起来了。直到那时,我才注意到小娜只穿了一条内裤,什么也没穿,胸前挂着两块巨大的软肉,看起来非常迷人。

 

小娜舒服地哼了一声。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的胸部,看到她的腿被紧紧地夹住了。一绺黑发从她的头上露了出来。透过这层黑色丛林,可以看到淡淡的粉红色痕迹。

 

虽然昨晚我在近距离看到了小娜优雅的娇躯,但此刻我们在浴室,这种强烈的感觉仍然让我很舒服。

 

媳妇撒尿后,她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。

 

憋了很久的尿终于溢出来了,这让她很舒服。

 

小娜抬头看着我,发现我的眼睛在看着她。突然,她的脸变红了。她喊道,“爸爸,你真的很讨厌它。你这样盯着人干什么?”

 

我很快回过神来,移开视线,笑着说:“我什么也没做。我洗澡的时候刚刚往眼睛里滴了水。我觉得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

“没错。”小娜娇柔的叫道,突然将两条玉腿紧紧地夹开。

 

我的大脑突然失去了知觉。当我看到小娜丰满的鲍鱼时,藏在浴袍下的蟒蛇直接被推了起来。

 

小娜也注意到了我的反应,捂着嘴,带着迷人的微笑咯咯笑着,站起来,又穿上了内衣。她俯身向我问道:“爸爸,如果你的眼睛不舒服,我会帮你找找。”

 

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小娜伸出手,俯在我的眼睛上。

 

我本能地闭上眼睛,小娜用手慢慢抬起眼睑,撅着嘴,这让我流口水,眼角轻轻吹了吹。

 

像兰花和麝一样凉爽的微风从小娜的嘴里吹了出来。我的眼睛对这种强烈的刺激感到非常不舒服。

 

我匆匆向后推了推,但是绑在腰间的浴袍立刻掉了下来,直接掉到了地上,因为动作太暴力了。

 

当我看到这个,我很快准备用手保护那个膨胀的巨人,却发现小娜低头看着我的巨人,这让她很生气。

 

此刻,蟒蛇已经昂起了头,变得又粗又大。它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小娜。一种强烈的欲望让我想让它变得坚硬,因为铁蟒蛇穿进了小娜紧凑的隧道,感觉很舒服。

 

“爸爸,你又变得强硬了。”小娜捂着嘴,妩媚的看着我,又在马桶上坐了下来,伸手打开我的手,看着这条分泌粘液的蟒蛇一阵欣赏。

 

我咽了口唾沫,低头看着我的蟒蛇,它有规律地轻轻地跳动着,好像在寻找一个潮湿的洞穴来发泄一些。

 

我忍着这种欲望小声说:“小娜,别说了,我要继续洗澡,你快点出去。”

 

“爸爸,你是怎么做到的?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吗?”

 

小娜娇媚地叫道,突然伸出若无骨的玉手直接将我的蟒蛇抓在他手里。

 

在小娜的强烈刺激下,我长出了一口凉气。

 

小娜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。他的脸变红了。下一刻,他张开嘴,直接把我的蟒蛇放进嘴里。

 

“嗷……”

 
关键词: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