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无极新闻网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小东西你抖得很厉害/舌尖钻进花

编辑:asas 2021-01-06 17:03


 

我喘着气环顾四周。宿舍仍然是我自己的宿舍。我周围的一切都保持不变。我放下心来,发现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。但是这个梦怎么会如此真实呢?甚至被勒死的感觉也是如此真实?

 

我摇摇头,下了床,去洗手间洗脸,这样我就能冷静下来。

 

洗脸后,我要抬头照镜子。突然,一个人影在我身后闪过。我突然转过身,但是除了我,宿舍里还有什么地方?

 

这真是我的头发,妈的,光天化日之下,难道还撞到鬼了?

 

让我害怕的是在梦里寻找我生命的可怕女鬼不是KINOMOTO SAKURA。理论上,我冒犯的人是KINOMOTO SAKURA,但为什么它会袭击其他鬼魂?KINOMOTO SAKURA不是唯一缠着我的人吗?另外,那个抓住我脖子差点杀了我的人的最后一句话让我仍然有点害怕,“我终于找到你了”。

 

我摇摇头,心想,也可能这两天我太害怕了,所以我会在梦里吓到自己。

 

当我回到床上时,我穿上外套,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忍受胃病。我想我必须吃点东西,否则我会以这种速度累垮自己。

 

当我去食堂的时候,我碰巧遇见了我的同学朱玲儿。楚灵儿突然穿着花裙子站在我旁边。我在吃面条,精神恍惚,所以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差点让我窒息。

 

林雨先生,你怎么了?你这么内疚打招呼吗?楚灵儿大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

我皱起眉头。在我把它放在一边之前,我一定会微笑着和她调情。这是我们班的班花。平时追她的人可以排成一长队。但是现在我一点也没心情。我瞥了她一眼,平淡地说,“我没看见有人在吃东西?”

 

停,拍了你一下,看起来吓到你了。

 

我哼了一声,突然说道,我怕撞到鬼。

 

楚灵儿嫣然一笑,说道,不要做坏事,不怕鬼敲门,如果你真的怕撞到鬼,这几天快买些纸烧了,明天是七月十五的鬼节,是不是?

 

我一愣,随即说道,鬼节?烧纸有用吗?

 

楚灵儿见我如此激动,脸色突然变了,嘟着嘴说道,我说玩,你真的不相信吗?

 

我无言以对,冲她勉强一笑,说道:“我在戏弄你。”

 

楚灵儿瞪着我说,“我回去了。我没见过你。”

 

我收回目光,边吃边想明天将是农历新年的鬼节。据朱玲儿说,在乡下烧钱给鬼魂以求和平也是许多人的习俗,但大多数人都是烧给亲戚的。我对自己说,这也是一种尝试,如果她看到我为她烧纸,也许她不会费心?

 

 

 

烧掉鬼纸

想到这里,我打算去学校买些鬼纸,这在市区很难找到,但我也碰巧发现几个街头小贩在经过几个汽车站后就卖鬼钱。

 

买了明碧后,我特意向老板要了两个包得很紧的黑色包,以免被发现。

 

当我到达宿舍时,我把我的东西塞在床底下,想着等到晚上找一个没有人燃烧的地方。

 

我一翻身躺在床上,就拿出了手机。我看到一封信。我好几天没登录聊天软件了。我不知道哪个神经错乱了。我点击了这条消息,等待了几秒钟,等待一系列消息的发送。

 

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同班同学、陌生人和几位前共和党朋友。大多数都是无用的大众信息。我慢慢转过身,看着熟悉的面孔。突然,当我滑动屏幕时,我的手颤抖了。一个空白脑袋出现了,但是那个评论KINOMOTO SAKURA的人给我发了两条短信。我的头突然变黑了。

 

我没有删除KINOMOTO SAKURA吗?

 

我认为从左到右,还有两个问题无法解释。首先,KINOMOTO SAKURA显然是一个幽灵。他怎么能一直用微信和我聊天呢?其次,我已经删除了她,除非我通过她的朋友的验证,否则她不能给我发送信息。

 

我犹豫了几秒钟,打开了聊天室。两行红色字体的字让我感到惊讶。

 

第一句话是:离开这里。

 

第二句话是:他们开始报复了。我帮不了你。

 

我看了看日期,转换了时间。第一句话是三天前,也就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第二天。那时,我已经把她删除了...第二句是昨天,昨晚...

 

突然,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

虽然恐慌的感觉不再一直让我恼火,但我还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并仔细回忆了我在宿舍与KINOMOTO SAKURA的第一次见面以及接下来的事件。

 

我脑子里可能有一个阴谋:KINOMOTO SAKURA是个幽灵。是的,老子一度痴迷于寻找她,却发现有些不对劲。他想逃跑,但遇到了一堵鬼墙。然后他目睹了KINOMOTO SAKURA死前的悲惨境遇。本来他跑不掉的,但最终KINOMOTO SAKURA救了我!有一点是肯定的,KINOMOTO SAKURA的死与男人和女人有关,这是谁的错,不容易说!但是既然KINOMOTO SAKURA愿意救我,他就不会再伤害我了。

 

我对自己说,我看到的是三个人因为冲突从大楼里掉了下来,其中一个被烧死的悲惨景象一定是他们的生活条件。至于他们的冲突,这与我无关,但由于我的闯入,那对男女实际上把他们的仇恨转移到了我身上,并且不停地说我拿走了他的东西!

 

我很困惑。

 

在经历了当时的情景后,我发现自己平静多了。

 

一男一女被KINOMOTO SAKURA谋杀,一男一女...当我第一次想到这里时,突然,我感到脖子冰凉,就像有人向我吹了一口凉气。

 

我转过脸,哆嗦了一下。什么都没有...只是窗台上的风。

 

对了。

 

那天,当我击倒那个男鬼时,他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地上找到一些东西。他弄丢了吗?但是我确定我没有拿走。

 
关键词: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