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无极新闻网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拽烂贱奶头/揉捏娇喘

编辑:asas 2021-01-07 10:47


 

“杨师傅来了,进来,进来!”

 

这位年轻女子的声音甜美清脆。

 

老阳礼貌地点点头,心想,如果你以后做点什么,这个女人最好叫他快点进去。

 

从李·岳跃的角度来看,老阳的工具箱还在楼下的房子里,空。

 

年轻女子看着老阳时,眼里充满了沉思。她指着某个方向说,“厨房在那边。杨师傅帮我检查了一下是否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

这大多是一种形式,两个人要上床睡觉,必须有一个彼此熟悉的过程,否则不行。

 

老阳很确定,在找到天然气管道后,穿上好看的衣服去检查一下,“这种事情,最好让你的人去做。如果你甚至不认识我,让我进去。如果你遇到一个坏人怎么办?”

 

“老杨的招牌很响。他怎么会是坏人?他只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

这是对再次提到昵称老阳的回应吗?

 

老阳回头看着这个年轻的女人说,“我叫老阳,不是老阳。你的发音不标准。”

 

年轻女人捂着嘴嗅了嗅,笑了笑。“算了,我知道你姓杨,但也叫老阳。老阳这个名字比你的真名响亮得多。”

 

老阳说,这个女人真的很坚强。他严肃地说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给老阳打电话吗?”

 

这位年轻女子把手指放在唇边,若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。“难道不是因为她总是痒吗?”

 

终于言归正传了!

 

老阳带着难以察觉的微笑说,“这里有很多痒的地方。我的瘙痒不同于其他人。”

 

“哦?有什么不同?也许你是...痒吗?”

 

年轻女子突然指着老阳的下半身,一对白兔在她胸前剧烈摇晃。

 

我没穿内衣!

 

白兔身上的两个樱桃,抬高睡衣的突出点,在光滑的丝绸上很明显。只要老杨易伸出手,他就能握在自己的手心。

 

但是老阳不敢大意,他把小腹里的火焰压下去,说:“你痒吗?对于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来说,即使她发痒,许多人也会试图抓挠她。不像我,我只能买马桶水来擦自己。”

 

年轻女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悲伤,她叹了口气,说:“我希望我有一个,但没关系。我已经孤独多年了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

看到她似乎没有说谎,老阳的心平静下来,他抑制住自己的喜悦,说:“姐姐,不要难过。如果你将来发痒,我可以免费帮你抓痒。”

 

年轻女人突然凑过来,弯下腰盯着老阳说:“我妹妹现在很痒。大哥会替我抓痒,”

 

她弯下腰,原本开口较低的V形脖子变得更加不平衡,露出胸部大而柔软的区域和里面丰富的半球。

 

老阳搬回来把帐篷藏在裤裆里。“是的,我很乐意。”

 

年轻女子向老阳抛媚眼,然后转身回卧室。两个丰满的臀部皮瓣将睡衣推到完美的形状,这让人们兴奋不已。

 

老阳从兜里顺了顺尴尬的阴茎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

刮痕

一进卧室门,老阳就被房间里的布置震惊了。

 

所有的墙壁、地板、天花板、家具和电器都是粉红色的。对于一个30多岁的年轻女人来说,这是什么样的房间?

 

那个年轻的女人坐在床边,一双长腿几乎都裸露着重叠在一起。“你认为我表现得年轻吗?”

 

“不,不,我只是没想到你外表这么成熟性感,内心却很年轻。”

 

年轻的女人摸着她的胸部说:“我这里痒,你能帮我挠一下吗?”

 

人家都这么说,作为男人还能怯场吗?

 

老阳俯下身,抓住机会找到一个经常触摸她的白兔的地方。“是这个吗?还是这里?”

 

年轻女子不仅假装没看见,还摸了摸老阳的大腿说:“大哥也经常痒,是不是?它在哪里,我姐姐会帮你刮的。”

 

老杨光利用了这一点,没有注意到他裤裆里的东西站了起来。

 

年轻女子目光敏锐,抓住她说:“在这里吗?”

 

随着绿玉的手上下摆动,老阳觉得整个人都要升天了。他喘了几口气,抑制住爆炸的冲动。他懒得再测试了,突然把那个年轻女人摔倒在床上。

 

年轻女子轻呼了一声,然后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

老阳抓起她的白兔使劲揉。“还痒吗?你感觉好点了吗?”

 

年轻女子仍然气喘吁吁地来回拽着老阳的阴茎,“稍微舒服一点,但还不够。大哥,别穿过你的衣服。我不满意。”

 

老阳说,我扔下一个乖乖,这还不够吗?

 

现在不客气了,年轻女子肩膀两边细绳子擦着,然后平稳地让那只惊人大小的大白兔跳了出来。

 

说实话,老阳觉得这个女人的胸部只有李岳跃的大,没有李岳跃的完美。

 

但是当你喝汤的时候不要想肉。饥饿是上帝的眼睛。

 

老阳拿起右边的那只,张开嘴,把紫色放进嘴里,上下舔舔,左右舔舔,深的还是浅的。

 

“哎哟...好大麻...好痒……”

 

这个年轻的女人歪着头发牢骚,但她的手仍然拒绝为老阳的生命线服务。

 

这个女人的身体也有一种不同于李岳跃的香味。这就像茉莉花和菊花的味道。它很轻很清晰,但它让人特别兴奋。

 

老阳的胯部快要爆炸了。吻了他的胸部一会儿后,他跪了起来,拿出一根长棍子,在年轻女子面前晃来晃去。

 

“那么...大……”

 

年轻女子惊喜交集,听不懂这些话。她迅速爬过去吞下了它们。

 

老阳突然抬起头来,咬牙切齿地抗拒着这股快感,只觉得无数股热流一起迅速向下半身流去,下一秒很可能全部涌出来,满嘴写着这个女人。

 

这位年轻女子的口语技巧非常好,有时是侧脸,有时是头埋在脑袋里。可以说她擅长吹、拉、弹和唱。

 

不到半分钟,老阳就受不了了。"停,停,让我进去!"

 

这位年轻女子不愿离开。在她的嘴唇和老阳的阴茎之间画了一条长长的粘性线,在房间昏暗的光线下反射出醉人的光线。

 

老阳迅速脱下裤子,跪在年轻女子面前,轻拍她两腿之间的隐蔽区域。天啊,这几乎赶上了20年前长江流域的洪水。

 

别说摸,只要看也能看得清楚,年轻女人的内衣已经湿透了一大块。

 

老阳拉下这位年轻女士的内衣,轻轻地抚摸着她厚厚的黑纱下的内衣。“怎么样?这里特别痒吗?你需要哥哥帮你抓痒吗?”

 

这个年轻的女人被戏弄后忍不住发抖,最后得到了空的回答,“大哥,你...哎哟...你真坏...哎哟...不要乱动...帮助你妹妹停止瘙痒...呃……”

 

这一幕让老阳想起了他和老板在按摩院玩耍的一段时间。

 
关键词: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